大連機床巨額債務破產重整 偽造合同虛構7.6億元應收賬款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18-03-23 20:16:22

本報記者 葛愛峰 北京、南昌報道

一家2007年到2014年連續8年銷售收入超百億元的海外建廠企業,曾經是美國金屬協會“世界機床500強”排名第8、中國機床行業中排名第一的昔日龍頭企業,作為新中國成立初期全國機床業十八羅漢之一的大連機床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大連機床”),遭遇突變而走向了破產重整。

截止1月31日破產重整債權申報截止日,與大連機床相關聯5家企業累計接收來自200余家債權人申報的債權300多億元,其中或有因擔保債權等重復申報情況,有關方面正在對這些債權工作進行審查認定。

一年前還在投資數十億元在國內布局生產基地、與俄羅斯第一大燃氣儀表制造商聯合在俄建廠的大連機床,在國際機床行業遇冷、國內經濟不景氣等背景影響下風光不在,急需資金卻又融資受阻,引發一系列惡性循環的債務危機而滿目瘡痍,在這一輪供給側改革中不得不走向破產重整。

《華夏時報》記者經過深入調查發現,大連機床不僅僅有普通的債務危機,2016年9月至11月間,大連機床等通過虛構應收賬款、偽造合同和公章等方式,從信托機構“騙取”資金6億元,或涉嫌經濟犯罪。

虛構應收賬款

一位江西楊姓投資者講述了他的投資過程,2016年9月,中江信托發起名為“中江國際·金鶴189號大連機床產業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下稱“金鶴189號”)的產品,看到發起單位的確是正規的金融機構,就購買了這款產品并等待收益。

相關信息顯示,“金鶴189號”發行機構為中江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江信托”),發行時間是2016年08月20日,付息方式為半年付息,融資主體是大連機床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資金用途是補充公司流動性資金,提升公司的可持續經營能力及公司資產流動性。

一般專業投資者在甄別信托產品時,最重要就是要看還款來源、擔保方及風控措施。這款“金鶴189號”還款來源為大連機床集團的經營業務收入,擔保方高金科技的經營業務收入。風控措施包括管理層控股的投資公司大連高金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大連高金科技”)提供擔保、大連高金科技實際控制人及其配偶提供連帶責任擔保、其他保證、合約7.59億應收賬款質押及其他財產的抵質押擔保等。

據相關資料顯示,“金鶴189號”信托產品擔保主體大連高金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屬大連機床管理層控制的投資公司,旗下分別擁有數控股份、資源集團、中擁集團等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的華東數控(*ST東數)號稱“工業4.0第一股”,擔保方高金科技為其第一大股東。

資產總額超230億的全國機床工具行業排頭兵企業為融資主體,管理層控制、上市公司大股東的高金科技為擔保主體,最重要的還有合約7.59億應收賬款質押,這款募集6億元的信托資金看起來非常“靠譜”。

據中江信托提供給《華夏時報》的相關資料顯示:“金鶴189號”信托計劃分六期發行,向167位社會公眾投資者共計募集信托資金60000萬元,其中第一期信托資金15848萬元、第二期信托資金14522萬元、第三期信托資金12810萬元、第四期信托資金9731萬元、第五期信托資金4149萬元、第六期信托資金2940萬元,并分別于2016年9月6日、9月7日、9月9日、9月23日、10月14日、11月4日共計向大連機床集團支付信托資金60000萬元。

然而,投資“金鶴189號”信托計劃的眾多投資者們,在很短時間里,就在網上發現大連機床出現了公募債違約的情況,接著就是自己到期的信托產品利息也出現無法兌付的問題。

“我們不敢相信,大連機床會出現違約。”一位投資者表示,當地投資者了解到,中江信托這個項目中還有后手,因為大連機床申請信托融資時提供了惠州比亞迪電子有限公司(下稱“比亞迪”)所欠其7.59億應收賬款做質押。

令人未料到的是,所謂7.5億元的應收賬款子虛烏有,甚至大連機床集團提供給中江信托的《債權轉讓通知書》及文件加蓋的惠州比亞迪電子有限公司公章均屬偽造。

2017年4月,比亞迪向審理中江信托訴大連機床等企業的民事案件的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回函:中江信托向我司出示的《應收債權轉讓及回購合同》中所約定的我公司與大連機床的債權債務并不真實存在,我公司與大連機床無任何業務往來;前述合同所附帶之《債權確認函》為虛假文件,《債權確認函》所顯示的我公司公章與授權代理人簽字均為偽造。前述合同、文件在中江信托向我公司出示之前,我公司對所有內容均不知悉。

比亞迪電子表示,截止2017年4月11日,我公司與大連機床集團有限公司、大連高金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大連高金數控集團有限公司、大連高金數控有限公司、大連華根機械有限公司、大連華根精密機床有限公司等均無業務往來,不存在任何應付賬款。經查詢,我公司與大連機床營銷有限公司存在采購業務往來。截止2017年4月11日,我公司對大連機床營銷有限公司的到期應付未付貨款合計人民幣1074240元,其余往來應付貨款均已結清。

比亞迪所欠大連機床一百多萬元的貨款,在申請信托時卻戲劇性變成7.59億“應收賬款”。

中江信托相關負責人向《華夏時報》表示,2016年8月,大連機床主動找到中江信托進行融資,融資中大連機床提供了其“合法擁有”的對惠州比亞迪電子有限公司的近7.6億元應收債權。

對于應收賬款細節,中江信托相關負責人說:“2016年8月23日,大連機床相關人員帶著中江信托相關人員到惠州比亞迪電子有限公司對《債權轉讓通知書》回執蓋章,由所謂的惠州比亞迪電子有限公司相關人員進行了簽字和加蓋公章。”

“2016年9月至11月間,大連機床集團有限公司等通過虛構應收賬款、偽造合同和公章等方式,從我公司騙得資金6億元,我司發現這些犯罪線索后,立即于2017年5月緊急向江西省公安廳報案,江西省公安廳已于2017年9月對大連機床涉嫌騙取貸款立案偵查。”中江信托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2017年11-12月間,大連機床某副總及財務總監已被江西警方控制,而最重要的大連機床董事長陳永開則不知所蹤。

巨額債務危機

大連機床債務危機初露端倪是2016年11月21日,大連機床當時稱因“技術性”原因,“15機床CP003”于2016年11月22日延遲一天兌付應付本息,評級機構下調公司主體長期信用等級至AA-,評級展望為穩定。2016年12月9日,評級機構將大連機床主體長期信用等級再次下調至A,并將其列入信用評級觀察名單。

當時,相關研究機構就分析認為,大連機床雖聲稱違約是技術原因,但即使技術原因真實存在,其能夠最終造成違約卻說明公司很難從別處協調資金完成兌付。

上述出現的首次違約,成為大連機床資金鏈緊張暴露的開始,其未來現金流緊張造成了此后的更多違約。

2016年12月12日,大連機床2016年3月16日發行的5億元“16大機床SCP001”,到期日為2016年12月11日,未在2016年12月12日兌付而已構成實質性違約,評級機構再次下調公司主體長期信用等級至C,并相應調低債項等級。

2017年8月24日,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公布對大連機床處分信息,給予大連機床及企業責任人陳永開公開譴責處分,并暫停大連機床債務融資工具相關業務。

截止2018年2月28日,大連機床“16大機床SCPOO1”、“16大機床SCP002”、“16大機SCP003”、“16大機床MTNOO1”、“15機床CP004”、“15機床PPNOO1 ”、“14機床PPNOO1”和“15機床MTNOO1”等多只債券先后構成實質違約。

大連機床公告稱,公司及下屬子公司由于受國內宏觀經濟環境下行、公司產品結構調整、融資受阻等諸多因素影響,目前資金鏈極度緊張,已經產生銀行欠息和銀行承兌匯票墊款。

據不完全統計,截止目前,大連機床違約債券合計金額38億元。除了債券違約外,更為雪上加霜的是,大連機床及其子公司在其他金融機構的貸款也出現了大面積逾期,已經產生銀行欠息和銀行承兌匯票墊款。

最新的大連機床及子公司近期征信狀況顯示,2017年10月30日,該公司合并口徑累計欠息金額為6.45億元,銀行承兌匯票墊款金額20.71億元,逾期借款金額為53.19億元,上述三項合計金額達到80多億元,占2015年末經審計凈資產的155.31%。

相關數據顯示,大連機床已累計欠息2.04億元,其子公司大連機床(數控)股份有限公司、大連華根機械有限公司分別欠息2.66億元、1.75億元。墊款情況顯示,子公司數控股份產生銀行承兌匯票墊款15.72億元,子公司華根機械產生銀行承兌匯票墊款4.99億元。

巨額的金融機構借款,也讓眾多金融機構“踩雷”。

這些欠息中,金額從數千萬到數百萬不等,最大的興業信托為9141萬元,最小的安圖農商行446萬元,涉及江蘇銀行、長安銀行、安圖農商行、興業信托、平安信托、中江信托、中國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華夏銀行、渤海銀行、平安銀行、廣發銀行、招商銀行、中信銀行、盛京銀行、興業銀行、農商銀行、大連銀行、河北租賃、中航租賃、信達租賃、長城租賃等23家金融機構。

更讓這些金融機構頭疼的則可能是大連機床已經逾期的53.19億元的借款,其中最大規模的是中國銀行,共計15筆,金額為13.95億元,其他大于上年度凈資產5%的逾期借款分別為興業信托10億元;平安信托8億元;建設銀行9億元;興業銀行3億元;農業銀行3.11億元。

破產重整迷局

大連機床引發的嚴重債務危機,已令其無法清償到期債務,并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明顯缺乏清償能力,不得不走向了破產重整。

包括“金鶴189號”信托投資者在內的眾多投資者已無法正常收到其投資收益,大連機床也已觸發多起債券違約事項。大連機床母公司、“金鶴189號”信托計劃擔保方之一高金科技因涉及多起訴訟,其持有的華東數控16.46%股份被司法輪候凍結。2017年4月24日,應當時還在民事訴訟中的中江信托的申請,江西高院對高金科技持有的華東數控股份也進行了保全。由于第一大股東持有公司的股份因訴前財產保全系數被司法輪候凍結,華東數控曾收到深交所關注函。

2017年11月,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大連機床集團及其關聯5家企業正式進入重整程序,并指定了重整管理人。

“中江信托2017年5月份報案,公安機關在9月份已經對大連機床涉嫌犯罪立案偵查,并在11-12月份間,大連機床相關犯罪嫌疑人被江西警方控制的情況下,大連中院公告大連機床破產重整;而在此期間,大連機床重整管理人等相關負責人曾到江西南昌與中江信托進行接觸,希望刑事案的辦理不要影響大連機床重整。”中江信托明確表示,中江信托受眾多社會投資者之托,是大連機床涉嫌刑事犯罪的受害人,按照先刑后民的原則,中江信托會代表廣大投資者,堅定要求盡快查清案件,追回被大連機床騙取的財產,維護投資者利益。

中江信托相關負責人進一步表示,大連機床通過犯罪行為非法占有的被害人財產,不是大連機床的財產,而屬于受害人所有。在刑事案件終結、涉嫌犯罪所得的一切財物追繳或者退賠前,應當中止重整程序。

本報記者就大連機床重整相關問題聯系大連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副主任于德虎、大連市機械行業協會會長劉江軍,均未得到正面回應。

被司法輪候凍結的華東數控股份,在大連機床重整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令人困惑的變化。進入重整程序后,為大連機床提供擔保,同時也是被申請重整的大連高金科技所持的被多輪凍結華東數控股份又被強制拍賣,重整困局更顯撲所迷離。

2017 年12月28日,大連機床《關于母公司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被拍賣的公告》顯示:2017年12月19日,買受人威海威高國際醫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2.83億元最高價競得大連機床母公司高金科技持有的威海華東數控股份有限公司股票49,376,000股,威海經開區法院裁定高金科技持有的華東數控股票49,376,000股所有權歸買受人威高國際所有,威高國際可持《執行裁定書》到登記機構辦理相關產權過戶登記手續。

*ST東數傳出前大股東大連高金股權拍賣消息后,該公司股價從最低時的不到5元錢,連續取得5個一字漲停板,停牌前的12月18日再度漲停,一個月后的2018年1月19日,該公司股價最高達到11.33元。但已經拍賣出的股權,或已與大連機床及母公司高金科技無關。

2018年1月19日,中江信托給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大連機床集團有限公司等企業重整管理人的《關于要求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大連機床等企業重整案件停止審理且要求大連機床集團有限公司等企業退回犯罪財產的函》認為,在大連機床涉嫌經濟犯罪、公安機關已立案偵查的情況下,2017年11月10日,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了大連機床等企業重整案件,并通知中江信托申報債權。中江信托在聲明大連機床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保留一切刑事、民事權利等合法權利的情況下,向管理人申報涉案件材料,并不意味中江信托放棄任何合法權利。大連機床集團有限公司通過詐騙方式從中江信托取得的資金并非大連機床等公司財產,系中江信托作為刑事受害人所有的財產,要求犯罪嫌疑人立即退還從中江信托騙取的財產。

“在刑事案件正在偵辦、查清事實、追繳犯罪財產之前,大連機床卻進入了重整程序,其重整財產范圍、屬性將無法明確,這會直接影響其重整效力和責任承擔;實施重整程序,勢必會直接干擾刑事案件的偵查和贓款的追回,將直接侵害刑事經濟犯罪受害人的財產所有權,嚴重損害我司信托計劃廣大社會投資者的財產權利,引發社會不穩定因素。”中江信托相關負責人認為,大連機床等企業的重整案件,依法不應受理;已經受理的應當駁回;至少該案件重整程序應當中止,并要求大連機床及重整管理人立即退還從中江信托獲取的犯罪財產。

大連機床最新公告顯示,截至2018年2月28日,共有111家債權人向管理人申報債權,申報債權總金額約為225億元。

猜你喜歡

風語筑一年以上應收賬款3.8億 實控人三年拆借資金過億

風語筑一年以上應收賬款3.8億 實控人三年拆借資

10月20日,上海風語筑展示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風語筑)正式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主板掛牌上市,股票代碼...更多

2017-11-13 15:25:14
中天精裝一年以上應收賬款遠超凈利

中天精裝一年以上應收賬款遠超凈利

證監會第十七屆發行審核委員會將于2017年11月21日召開2017年第49次發行審核委員會工作會議,審核深...更多

2017-11-21 13:57:34

上海華信對外投資陡生變 去年三季末應收賬款818億

相比于興國路的低調,位于明天廣場的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華信)在多個顯眼的位置掛有...更多

2018-05-24 11:00:29

王子新材承認應收賬款數據遺漏 復牌當日股價一度

半月前,王子新材(002735,SZ)宣布擬聯合自然人李智以現金收購及增資方式取得重慶富易達科技有限公...更多

2018-06-28 19:34:50
宏發股份半年報見光死 應收賬款20億元經營現金流滑坡

宏發股份半年報見光死 應收賬款20億元經營現金流

7月31日,宏發股份(600885 SH)發布2018年半年報,股價隨后閃崩跌停,截至收盤宏發股份報22 56元,...更多

2018-08-01 13:39:38

分眾傳媒財報見光死 應收賬款狂增20億元現金流劇降

分眾傳媒(002027 SZ)今日發布上半年財報后股價大跌,截至發稿,報8 63元,跌幅8 48%,成交額20 ...更多

2018-08-29 14:56:49

華工科技銷售費激增75%拖累凈利 應收賬款23億

近日,華工科技公布半年報。9月4日,長江商報記者參加華工科技半年報解析會。現場,華工科技副總裁...更多

2018-09-10 11:51:36
尚榮醫療應收賬款比半年營收多2億 四年三次A股募資

尚榮醫療應收賬款比半年營收多2億 四年三次A股募資

今日,證監會第十七屆發行審核委員會將召開2018年第151次發行審核委員會工作會議,審核尚榮醫療(002...更多

2018-09-26 09:36:55

中銀絨業預付賬款不準確 實際控制人馬生國領監管

中國證監會網站昨日公布的寧夏證監局關于對寧夏中銀絨業國際集團有限公司及馬生國采取出具警示函監...更多

2019-01-08 14:46:36

拖欠中小企業賬款問題突出 排查拖欠民營企業賬款

記者  蒲曉磊說起賬款被拖欠的問題,陜西漢王藥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馮振斌有一種啞巴吃黃連的感覺。...更多

2019-05-14 14:03:46
时时彩后三6码做好